当前位置: 首页 > 分享 > 我的自白书
订阅杂志
过刊套装
签名版图书
双十一促销满减
科幻世界译文版合订本
科幻世界
科幻世界合订本
译文版
奇幻世界
奇幻世界连载打包
小牛顿
小小科学家
图书
中国原创基石丛书
  星云系列
  三体系列
  王晋康系列
  刘慈欣文集
  何夕系列
世界科幻大师丛书
  日本作家专区
  阿瑟·克拉克系列
  俄国作家系列
  格雷格·贝尔系列
  菲利普·迪克系列
  迈克•雷斯尼克系列
  迈尔斯系列
  银河系漫游指南系列
  安德系列
  光晕系列
  沙丘系列
  恐龙文明系列
  西班牙乞丐系列
  美国科幻年选系列
  不锈钢老鼠系列
  罗伯特·索耶系列
  罗伯特·海因莱因系列
  弗诺·文奇系列
  杰克·威廉森系列
  罗伯特·谢克里系列
  弗雷德里克·波尔系列
  厄休拉·勒古恩系列
  大卫·布林系列
世界流行科幻丛书
  星际争霸系列
  美铁之战系列
  太空堡垒系列
  迪恩·孔茨系列
  孤儿系列
  垂暮之战系列
青春幻想小说系列
世界奇幻大师丛书
  碟形世界系列
  提嘉娜系列
  安珀系列
  赞斯系列
  古国系列
  尼尔·盖曼系列
  魔法师系列
原创奇幻龙图书系
  中国奇幻年选系列
  天行健系列
打折专区
特价图书
  超低价图书
  系列图书套餐
  5元超值区
特价杂志
其他
挂号费
光盘
科幻大会相关

文章分类

浏览历史

我的自白书
拉拉 / 2008-08-26

自从2003年第一篇小说《真空跳跃》发表以来,我从未想到自己居然会写完五篇小说,甚至于结集出版。三年多来所写的东西浓缩在一本书里,这种感觉真是奇妙。最初是自己随手堆砌的东西,聊以自娱,难得竟有许多读者喜爱,甚至赠以中国科幻“银河奖”这样的殊荣,这就逼得我不得不老老实实地拿起笔,开始着手把许久以来酝酿在心中的故事,一个个正儿八经地写出来。
在这本集子里,大多数故事都有“悠久”的历史,《真空跳跃》这个命题最早可以上溯到我高中三年级,十七岁那年,到今天已经整整十年了。《绿野》也是一篇创作旷日持久的作品。《春日泽·云梦山·仲昆》这个故事创下了我写小说的最快纪录——我相信永远也打不破——三天时间,如果说灵感看得见的话,我那三天里一定青云覆顶。
老实说,写小说是一件辛苦的事,远没有留在自己脑海里想象时那么丰富有趣。一个念头在脑海中是一个好玩的故事,写下来可能生涩难懂。我的性格中包含有许多自相矛盾的地方,最主要的表现就是我表面上很性急、很冲动,可骨子里却拖拉得不得了。每当我的脑海中冒出一个新念头,表面性格会迫不及待地把它放大、扭曲、变形,很快就从一句话、一个画面变成漫长而阴暗曲折的故事。但是,我不会急于把它写下来。如果这个念头不在我脑海中难受地拖上那么一段时间,似乎就无法积聚起那么大的能量迫使我写下来。
这种情况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不可避免的拖稿。如果我的拖稿还没有上升到艺术高度的话,那至少也是门绝技了。相信我那超级负责的责任编辑说书人与我相识的四年来,其催稿的技艺也已得到升华。在此对他表示诚挚的感谢,没有他耐心的、苦心的、眼冒火星的催逼,那么懒惰的我怎么可能写到十余万字,进而结集出版?
但我仍然不太在乎这个拖拉的习惯,实际上,我还打算厚着脸皮宣称它是有道理的。如果我不是在2002年7月而是在2002年5月之前就写完《彼方的地平线》,那么没有蓝鲸,没有向上委员会,没有万桥殿,也没有太阳那光芒万丈的毁灭。所有这些元素都是在超过了5月完稿期之后,才由一本《千亿个太阳》引发的。
如果我不是在2004年10月而是在2004年7月之前就写完《大狩猎》,那就不会有底层协议,不会有奥林匹斯山岬的战斗,不会有掌火使苏路路的叛变,也不会有黑暗地底的巨大空洞。如果我不是在2005年10月而是在2005年7月1日——就像我与说书人信誓旦旦约好的那样——写完《绿野》的话,那么故事将会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展开。网络中一片沉寂,完全没有后来的喧嚣,没有GMCC,没有国立研究所,没有仗义直言的破坏分子,也没有那汪洋中的“无畏者”号;大地震、洪水、地涌、喷发、疯狂植物、蝗虫……没有这一切,只有一个无助的苍白少年(我怀疑他将是世界上的最后一人),在一台破机器的帮助下独自走过被植被覆盖的大陆,最后倒毙在避难所前——如果我按照这个思路写的话,故事恐怕将比主角还要苍白。
下面是故事的原貌:
据说,今年是有史以来最热的一年。
幸好南北极和各大冰川的冰雪早已化开,海平面并没有进一步上涨,我们用不着像从前一样,往陆地的中央搬家。澳大利亚的内海,也还没有和外海连接起来。
据说,同时有数千座火山开始喷发了,我很怀疑大人们已经掘穿了地幔层,但这也很难说,因为火山都在大洋深处喷发,让海水开锅一般地沸腾着,而人们是在陆地上挖掘的啊!
我觉得一切都还很好。虽然现在生活在地下室里,循环空气有点闷味儿,可是已经比从前好多了。记忆里最后的新鲜空气,弥漫着腐烂的恶臭。
我是世界上最早逃离那恶臭的人之一,现在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网络和频道中一片寂静。大人们都上哪里去了呢?
……
这个故事早在2003年就开始构思,想必列位读者都知道,那一年有一种叫“非典”的流行元素横扫中国。可是我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手法来写下去。这一搁就是两年,把说书人气坏了,呵呵。2005年3月的某一天,我走在路上,无意间又想起这个故事。突然的,“第一声撞击声响起的时候”这个句子闪电般地划过我的脑海,我像狗一样打了个寒颤,这个故事就从第一人称变成第三人称了。
以下,是《绿野》写作日记:
3月,开始写莉迪亚困在塔楼上。
4月,莉迪亚重新回到塔楼上。她需要被一群鸟撞下塔楼,而不是自己走回去。
5月,定义了GMCC(全球医疗控制中心)。在我的小说中不能缺少无能的领导者。
6月,交稿大限快到。莉迪亚离开塔楼还不到十个小时。删去了她与盘水地下医疗控制中心幸存者会合的情节,那些人极不情愿地自杀了。给她另一个火车站。我的小说中同样不能缺少火车站。
7月,楼顶花园繁花似锦,让我暂时忘却了交稿的烦恼。开始想象花海,发现在情节中漏掉了重要的一环:除人类以外的其他生物。决定忘记交稿日期……
8月,莉迪亚重新回到塔楼上,当然这只是补充一下手续,因为神秘人物接线员需要一个合理的开始。同时,重新定义了网络,世界不再寂静,而是一片嘈杂。为GMCC定义了许多反对党以使它看起来更愚蠢。
9月,说书人说要提把菜刀来砍人。由于害怕他的刀上有锈,会得破伤风,所以加快了速度。这时候才惶恐地想起没有一个好的结尾。如同大家都知道的那样,出现了“卡特里娜”飓风……小说是真实世界的反映,真是一点也没说错!
10月,交稿,大赦天下。
小时候,不大明白为什么许多作家会成天跑来跑去地到处采风,我心里纳闷,难道他们像我一样规规矩矩坐着就写不出作业?现在才明白,写一部小说,那么几万字,几十万字,也许需要无数岁月和知识的积累。一部小说从落笔到收笔,可能会有无数的变化,无数的反复,仿佛天上的云彩,产生,暗淡,纠结,缠绕,闪亮,消失……创作小说的乐趣,真是令人回味无穷。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